SDPLAZA海水淡化网

SDPLAZA海水淡化网 首页 资讯 深度 查看内容

中国3500座污水处理厂的末日到了?

2014-2-21 11:52| 发布者: crystal| 查看: 2674| 评论: 0|原作者: 谢丹|来自: 南方周末

  在6人小组看来,中国污水处理行业已站在了十字路口上,他们希望能重新定义这个行业。

  “不要再把污水处理厂当作脏东西了,它可以是环境友好的。”曲久辉说,如今世界范围内,污水处理都正处于重大变革的前夜——城市污水处理厂将由单纯污染物削减,转变为资源、能源工厂,相关政策、标准、技术、实践等也正在变革。而这些,正是专家们认为中国污水处理未来发展必须重视的新方向。

  然而,在如此粗放的行业环境下,中国真的需要“概念厂”吗?

  至少在王洪臣的微信朋友圈里,直言不讳告诉他“建不成”、“不可能”、“虚无缥缈”的大有人在。“很多人都认为我们没事干。”王洪臣对南方周末记者说,他们说行业的当务之急是,最简单的污水处理厂都没有钱建,最低标准的污水处理都无法达标,“你们还说要建一个高到不能再高标准的概念污水处理厂,这有什么意义?”

  而这在6名专家看来,却正是意义所在。“我们并不指望全国的其他污水处理厂能复制概念厂,但希望它能在理念、技术、模式上引领行业。”王洪臣说,污水处理产业不能再简单“堆积木”,而是需要一个“有显示度的项目”来引领方向。

  在6位专家过去半年的设计里,概念厂不仅要圆满实现污染物削减的基本功能,还将转变为城市的废物处理中心、能源提供中心、资源回收中心,甚至是休闲娱乐中心,其产出的水也直接可以从工厂到水龙头,成为一个与社区全方位融合、互利共生的城市基础设施。

  在概念厂的众多功能中,低能耗甚至能源自给将是概念厂的亮点。城镇污水中蕴含着巨大潜能有待开发。王洪臣介绍,污水潜能是处理污水耗能的10倍。在欧洲,仅采取以节能降耗为目标的提效改造措施和高效厌氧消化回收能量等传统技术,城镇污水处理能源自给率就可达到60%以上。

  不仅是能耗,在资源回收方面,学术界的期望与现实也存在巨大差异。江苏一家污水处理厂的负责人对南方周末记者说,氮磷回收、无机元素回收等概念他们根本没听说过。

  在与周边社区的关系上,概念厂也希望能一改污水处理厂离群索居的形象。柯兵说,他们希望概念厂能够探索出公众参与的新模式。“关于土地,我们认为未来的污水处理厂最重要的并不只是节约用地,而是必须做到不影响周边土地的使用功能,这可能比它的投资节省效益重要十倍,乃至百倍。”

市场化运作,5年内落地

  不看好概念厂前景的业内人士认为,他们是一群象牙塔里做学术的人。

  曲久辉深知眼前的困难,他说,希望6人专家委员会作为一个开放的体系,能吸引来自全球的企业、机构和科研人员共同参与。

  这是一条市场化的前进道路。王凯军并非没有想过,以申请科研课题的“体制内”方式来实现概念厂计划,但是立项过程的耗时和复杂程度让王放弃了这一想法,“在现有的课题体制下太难,2-3年的申请时间是必需的,即便争取到国家支持,能否完整实现设想也很难说。”王凯军说,从时间、经费和目标等综合考虑,市场化的方式是唯一选择。

  融资是一大难题,但专家们对此都表示出了极大信心。他们说,污水处理概念厂的设想提出后,已经有不少污水处理企业伸出了橄榄枝。“对行业领军企业或上市公司来说,这个标杆项目几乎是不可错过的,8亿-10亿元的投资也并非难事,特别是希望以此项目进军国际污水处理领域的公司。”

  曲久辉说,2014年专家委员会要做三件事:举行国际和国内的研讨会、提出概念厂的基本框架和切实落实概念厂选址。他们希望,能在2年内完成概念厂的实体设计,5年内建成1-2座概念厂。

  而在选址上,专家们同样颇具信心,“地方政府只有支持力度大小的问题,没有反对的理由。”

  王洪臣的担心,是能否组建起一支高水平的执行团队。做过10年污水处理厂运营的王洪臣心里还没有数,他说一个普通10万吨污水处理厂的筹建至少需要开40-50次技术协调会,那么,这样一个集中大量新技术的概念厂筹建,又需要多少次协调会?王洪臣的答案是几百次会议,和天文数字级别的具体操作。

  更重要的是,概念厂还在挑战一些现行的行业政策和标准。以降低能耗为例,目前我国还缺乏统一的针对城市污水处理厂能耗的评价方法,如何界定概念厂的低能耗存在疑问;同时,什么样的标准才称得上是未来20年的可持续水质标准?这些关键指标都待解答。

  柯兵说,尽管专家们尚未与国家有关部门进行过正式沟通,但未来沟通将是必须的。“希望有关部门能从行业准入、排放标准等方面给予政策支持,突破现有政策。”王洪臣说。
12

本文导航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热门图片
点击排行
图文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