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PLAZA海水淡化网

SDPLAZA海水淡化网 首页 产业研究 查看内容

以色列如何实现“水独立”?

2014-1-7 10:48| 发布者: crystal| 查看: 1600| 评论: 0|来自: 环球

  身处中东动荡圈的以色列2013年最大的变化是什么?与许多人猜测的“阿拉伯之春”引发的各种政治、外交动荡不同,不少以色列官员和战略学者给《环球时报》记者的答案却是:水。以色列已经实现了“水独立”,这在水比油贵的中东地区使以色列真正成为“独立自主”的“中东强国”。

以色列国家水战略储备基地


  对这样的答案,外人几乎很难想到。这些以色列战略学者感慨,直到2008年之前,因为缺水,以色列依然是一个“中东小国”。然而,时隔5年,以色列以奇迹般的速度实现水的供需平衡,彻底打破了长期捆绑在以色列身上的“国家安全镣铐”。这一切是真的吗?以色列到底如何实现这一目标的?这将给因水资源之争导致地区动荡不安的中东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带着这些疑问,《环球时报》记者近日赴以色列,对地区整个水产业链进行了全方位的调查采访。

  水才是以色列的战略物资

  以色列对待水的国家目标是:“针对数量、质量以及地理位置上的不同要求,政府必须确保在以色列,水是可持续的、可供应的、可依赖的。”在以色列国家水务局,一名官员这样对《环球时报》记者说道。这名官员称,水行业在以色列是战略性行业。在以色列人心中,所谓战略性产业,意味着这个领域关系国家安危。与普通人想象的不同,以色列人不把高科技等其他行业当做战略性产业来对待。

  从以色列国家水务局公开的数据来看,在2008年,以色列的实际水需求量是13.82亿立方米,其中集中在农业、工业与城镇人口,分别需求4.3亿立方米,0.85亿立方米和7.3亿立方米,还有其他方面的水需求。而以色列当年实际水供应量仅为8.45亿立方米。遇到干旱年份,水缺口更大。在以色列,记者了解到,95号汽油价格为每升7.5谢克尔(1谢克尔约合1.6元人民币),而记者购买一瓶矿泉水差不多要10谢克尔。很显然,在以色列,水才是战略物资。

  时隔五年。根据以国家水务局的数据,在2013年,以色列的实际水需求量是17.65亿立方米。与此同时,以色列的实际供水量将达到18.05亿立方米,其中自然水资源、苦咸水淡化与海水淡化分别贡献11.7亿立方米、0.5亿立方米和5.85亿立方米。从总量上看,水供给首次超过需求0.5亿立方米。

  从这些数据中可以发现,以色列在供水方面取得突破性进步集中在两个方面:自然水资源和海水淡化处理。以色列国家水务局海水淡化司司长亚伯拉罕・特尼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政府主要在以下几个方面下了细致的工夫,包括节水和提高水的利用效率,改善地下水的提纯水平与净化质量,提高废水处理能力,循环用水,改善海水淡化能力并降低成本。”

  “以色列并非得到上天的突然眷顾,自然水资源能够增加那么多,主要是因为我们保护环境,特别是水环境的结果。而以前我们并不是这样。”谈起“水独立”,以《耶路撒冷邮报》一名记者这样对《环球时报》记者说。

  在中东,各国几乎90%面积地处沙漠,人均年水资源占有量几乎都低于1000立方米的贫水线,以色列人均年占有水量不到400立方米。因此,长期以来,阿以水资源争夺一直非常激烈。阿以之间爆发的5次中东战争几乎都与水资源密切相关。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阿拉伯国家进行约旦河改道计划,以色列于1965年派突击队破坏工程,成为1967年第3次中东战争的前奏。上世纪80年代,以色列大举入侵黎巴嫩南部,表面上的理由是打击巴勒斯坦游击队,而实际上却是觊觎那里丰富的水资源。

  尽管对外拼命抢夺有限的水资源,但还是很难抵消内部急剧增长的水需求以及污染造成的可用水资源急剧减少。加利利湖是以色列最大的湖,也是以最主要水库和除约旦河外最主要的水源。但上世纪该湖曾遭受到严重污染。1972年,讨论环境问题的斯德哥尔摩国际会议曾专题讨论加利利湖污染问题,这促使以政府于1973年设立环境保护服务局,后于1988年成立环境部。

  希伯来大学金融学教授格林・亚戈是现任以色列财政部长和环保部长聘用的“智囊”。他对《环球时报》记者坦承,以色列过去对环境的确不重视。不过,如今的政府对于涉及环保和水的智库政策建议很重视。从听取政策建议,到进行政策评估,再到政策成型与落实,通常只要5个月。比如智库曾提出“国家污水再利用工程”,规定城市污水至少应回收利用一次。如今以色列可以将数亿立方米的城市污水回收利用,农业生产用水1/3以上使用的是再生水。

  战略性就是要做到世界第一

  尽管以色列在节水和高效用水方面走在世界前列,但人口增加和生活水平的提高,还是使以色列水资源捉襟见肘,遇到枯水年份,民众生活和经济生产都受到极大影响。对此,以色列未雨绸缪,着眼高科技利用各种非常规水源。以国家水务局的官员对《环球时报》记者称,水是以色列的战略性行业。既然是战略性行业,就必需绝对保证安全。而只有将该行业的技术和管理做到世界第一,才能保证安全。

  实际上,使以供水能力大大增强的除了污水回收利用外,另一项关键进展出自海水淡化处理。以色列国家水务局海水淡化司司长特尼称,“以索雷科海水淡化工程项目年处理海水2亿立方米,其成本控制在每立方米0.52美元。这样的低成本是世界第一,就连美国也赶不上。”特尼介绍说。

  这种将成本降为世界最低的海水淡化技术仅是以色列全力为水科技提供坚实智力支持的一部分。在特拉维夫大学,记者有幸见到了该校水生化研究实验室权威阿维沙博士。他带着记者参观了顶层的水生化实验室,其中有令他颇为骄傲的世界最先进的水成分分析仪。他说在以色列水领域许多企业就是使用了他们的研究成果与技术。

  为以色列的水科技提供智力支持的不仅有大学,还有实力雄厚的国有企业。在距离特拉维夫一个多小时车程的地方,有一个封闭的水库,被称为“以色列国家水战略储备基地”。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如果以色列在特殊情况下,遭到水战争与水危机,国家战略水库储备可以保证全体国民7天用水。记者从远处看,这个水库就像一个公园内的人工湖,但周围有铁丝网拦着,还有荷枪实弹的士兵站岗放哨。以色列国家最高水平的水生化研究实验室就安静地坐落在其中,这个实验室由以色列最大的国家水务公司Mekorot负责运营和管理。

  除了大学和国有企业,以民营企业也积极推动水科技的发展。一个听上去很普通的民营水设备公司WaterGen不久前开始给以军方提供其新发明的“空气饮水机”。这种听上去就很神奇的新产品能每小时从空气中提取出14升纯净水。北约、美国驻伊拉克军队、以色列特种部队都在使用他们生产的机器。

  TakaDu同样是一个民营企业,专注于创建城市“智能水网”。创立人阿米尔称,该公司主要是把云计算和大数据技术应用在城市的水管理方面,“我们公司在以色列、澳大利亚和美国都有大量订单。因此现在我们不愁投资,我们想的只是如何不停往前发展。”

  水危机、水安全与水金融

  正是凭着全力投入和科技支持,以色列做到将70%的城市污水回收利用,水资源整体回收利用率高达75%,成为世界水资源回收利用率最高的国家,而全球排名第二的西班牙水资源回收利用率仅为12%。曾任西门子公司水处理技术部首席执行官的拉德克曾评价称:“在以色列,水是弥足珍贵的商品。在现实的世界中进行水处理技术的研发并在全球范围内营销,以色列提供了最佳的环境。”

  在以色列国家水战略储备基地,记者遇到了国家水务公司Mekorot的高级管理人员约西・斯玛亚。他骄傲地称,“根据我们上半年掌握的数据来看,我们实现水独立的情况比计划的还要好。我们今年实现水独立完全没有问题。”记者好奇地问道,“你们有向其他国家出口水的计划吗?”“我们可以出口水,但是这会增加运输水的成本,因此并不划算。我们主要还是出口先进的治理和管理水的技术,以改善当地的水供应。”约西回答。

  “水还将成为全球的金融大宗商品,这不可避免。”担任以财政部长和环境部长“智囊”的希伯来大学教授亚戈对《环球时报》记者断言。他劝中国更关注水问题。上世纪70年代,联合国人类环境会议就指出:“石油危机后,下一个危机是水。”联合国水事会议后来进一步强调:“水,不久将成为一个深刻的社会危机。” 据《联合国水资源开发报告》统计,在过去50年中,由水引发的冲突共507起,其中37起是跨国境暴力纷争,21起演变为战争冲突。

  “这是不是意味着水可能成为下一个石油?”不久前,美国前总统小布什时期的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詹姆斯・杰弗里对《环球时报》记者称,“水的商品化趋势不可避免。虽然石油还有它的价值,但不管如何讲,水将重塑中东的政治格局。”以色列驻华大使马腾是前任以色列副国防部长。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中以都应未雨绸缪,真正从战略上考虑水安全的方方面面。”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热门图片
点击排行
图文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