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PLAZA海水淡化网

SDPLAZA海水淡化网 首页 产业研究 查看内容

海水淡化不可能取代南水北调

2013-11-8 10:39| 发布者: crystal| 查看: 2942| 评论: 0|原作者: 赵建民|来自: 科学网

  近日,因南水北调水价与贾绍凤老师有了一些争论,贾老师是的我前辈,在最初进入水资源研究流域的时候,就读了贾老师的许多文章。

  贾老师的数据是严谨的,但是可能过于严格,实际上即使南水北调的水价达不到上述标准,在经济上就可以自我维持,而不需要国家补助。因为毕竟国家大量补助的农灌水价在华北地区每方才2毛多,灌水量多的西北地区不过1毛左右,南水北调的水价是农灌水价的几十倍。而且,如果有6%的年化收益率,就如同中国铁路一样,是资本市场的优质资产。

  即使根据贾老师的计算结果,在南水北调的末端城市——北京,进京南水的口门价格与淡化海水大约相当(在6-7元左右),因此,海水淡化无法取代南水北调,因为京津两市仅占用了总调水量的20%~25%,3/4以上的调水量分配给了河南、河北两省,主要是京广铁路沿线的城市,无疑它们的调水成本要远低于京津两市,而用淡化海水的成本则要高得多。 

  因为,当年规划的时候各项成本是分开计算了的,但实际建设中投资变化很大,各项的成本需要“决算”。但是现在没有详细的决算数据(至少我没有),所以也就没办法分开计算。而且除了渠首取水工程(丹江口水库,也包括下游的生态补偿工程也可以包含在内),输水系统建设、污染防治等都是沿输水线布置了,可以概括地架设为调水距离的函数,而且是非线性的函数,所以现阶段以我业余的研究能力,计算各分水口的口门水价是很困难的,勉强的计算结果估计与实际情况也可能会大相径庭。

  但是如果我们研究黄淮海流域和南水北调沿线的宏观水资源问题,特别是比较南水北调与海水淡化的边际成本,并分析南水北调工程的必要性。全线平均水价应该就足以说明问题了,而且这个价格虽然不一定准确但是大约八九不离十。

  按贾老师所言,单位调水量分担的成本约为20元,投资回收期30年(再延长影响已不显著,意义不大)、收益率6%(已经超过了国债收益率,因此如果水利部发债的话,债券市场的反映一定会很好),那么每方水的工程折旧成本大约是1.7元多。

  工程的年运行费用我估计不可能超过100亿元,因此,每方水平均分担的运行费应低于1元,甚至更低,只有几角钱。

  显而易见,在所有水利工程南水北调的初期建设费用较高,而运行费用较低,因此,应该采用较低的折算费率(折算费率大约5%~10%),那么工程年运行费用大约应该是100亿元,折合每方水1元。

  但问题是我怎么也凑不出来这100亿元出来,年运行费用主要包括3部分组成:燃料动力费——全线自流引水,这部分费用应该不会太高,大修经费(按工程总造价的1%,一般为0.5~1%)为20亿元;人员、管理与办公费用——即使按一万人、每人每年20万年计算,也只有每年20亿元,以上合计,年运行费用不还超过50亿元。

  但是实际上不可能有每年20亿元的人员、管理与办公费用,如果有的话只能说明是贪污了。

  以我国最大的一首制灌区——河套灌区为参照物,河套灌区管理局现有职工3200余人,南水北调中线总干渠的管理人员不可能超过这一规模。因为农灌更为复杂。河套灌区总引黄水量大约每年50亿立方米。灌区现有总干渠1条,干渠13条,分干渠48条,总排干沟1条、干沟12条、分干沟59条,田间有支、斗、农、毛渠8.6万多条,支、斗、农、毛沟1.7万多条,各类建筑物共计13.25万座。其中灌区直接管理的有总干、干以及跨县的分干渠(沟),其中总干渠和总干沟长度均超过300km,干、分干渠(沟)总计长数千公里。因此,可以说河套灌区的管理规模可能会超过中线总干渠。而且基层水管单位每年的人力与福利费用每人每年就在5万元左右,人员、管理与办公费用合计也不会超过10万元,考虑到南水北调工程是中央建管,增加一倍应该已经可以了,因此总干渠的人力和办公管理费用可能只有每年几亿元,最多不过10亿元。

  而且,总干渠的大修费用也可以利用资产折旧,因为毕竟工程建设费用大部分来源于国家拨款,这部分没有还本付息压力,只要达到3%的存款基准利率在国民经济上就是可以接受的。3%-6%之间的部分可以用作大修基金。

  因此,以上逐项合计,中线工程的年运行费可能会在50亿元以内,如果想还可以进一步压缩,对每方水平均而言,运行费在0.5元左右,甚至可能只有0.2~0.3元。

  因此,中线工程每方供水的平均价格应该是2元稍多一点的样子(和规划时相比,增加了接近1元),当然北京和天津在总干渠的尾部,每方水水价达到6方多也是可能的,但是这样京津两市以20%的水量分担了60%的投资,河北河南两省占用了80%的南水,而分担40%的投资,实际水价只有平均水价的1/2,也就是1元左右。而河南更低,冀、豫两省可能分别用30%和10%的投资各获得约40%的调水。

  河南省省平均水价只有全线均价的0.2~0.3,大约4~6毛,渠首附近(南阳)在0.2元左右,可以做农灌水,河南总干渠末端(安阳)水价大体上只有1元左右,只是进京水价的1/6。河北省全段平均水价大约接近全线均价,大约在1元(邯郸)和3元(保定)之间。

  因此南水北调工程对京广铁路沿线城市供水的成本大约是0.3元(河南平顶山)至3元(河北保定),远低于渤海湾海水淡化的出厂成本,而在工程渠首唐白河流域,水价只有1~2毛,可以做农灌水。而中线工程沿线地区用上淡化海水的成本至少需要每立方米8元。

  显然,淡化海水无法替代南水北调工程向冀豫两省京广铁路沿线供水,而冀豫两省占了中线总水量的80%。

  当然,我一直认为上面的分析高估了工程末段水价和低估了渠首水价,所以保定与北京、天津之间有着一个超过1倍的水价落差,而实际上水流到保定和进京的成本也差不了多少了。

12下一页

本文导航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热门图片
点击排行
图文推荐
返回顶部